柊夢

萬年失手感的無藥可救之人。
大概是隨筆畫些什麼、寫些什麼
亦或是課題騙更
歌い手/あんスタ/戰勇/
I7/偶活/文鍊/ヒプマイ
-
原創 | 二創 | 少許攝影
-
人不如其名,總之看看就好

【IDOLiSH7】8月2日

※IDOLiSH7 八乙女x二階堂 同人文
※ooc大王
※戀人設定
※超級少量的三部劇情

不懂lof排版m(_ _;)m
冗詞贅字拜託糾正我(哭
八二日快樂!!!!!!!!!!!

/

八乙女樂第一次看到二階堂大和哭泣,那種直達內心深處的衝擊是足以讓他每每閉上眼便回想起當時的畫面。

想必其他人無法理解,就因為同為二十二歲,站在同齡競爭者的位子八乙女樂比任何人都視二階堂大和為勁敵。總是以溫暖笑容接納團員的錯誤,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為了IDOLiSH7邁出步伐的他,不僅是IDOLiSH7值得依靠的隊長,在演戲方面的天賦更是令人驚嘆。

然而這樣的二階堂大和卻也有不能觸碰的一角。

宛如一碰即碎的玻璃般,哭泣的他被所有人用最輕盈的溫暖包圍,很快,二階堂大和恢復為原本的樣貌。但八乙女樂依舊無法摸透,看過他精湛的演技後,有時都會思考哪邊才是真正的他?或許真正的二階堂仍停留在那道深深的傷疤中獨自一人哭泣。


『你不懂的,你無法了解我的感受……!』

這是一場由二階堂大和主演的電視劇,而坐在電視機前的則是互相敵對的兩個隊隊長。

「老是演壞人也是挺難受的,尤其是播出時別人在我面前觀看。」說起來也不自覺習慣這樣的日常了。二階堂大和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起來。

「有什麼不好的,壞人角色跟你的相性很合啊。」八乙女樂並沒有看著對方而是直直看向電視螢幕。

「這算得上誇獎嗎……」受褒揚的一方隨手抓起桌上的啤酒罐大口大口地飲下,吐出一口長氣後低喃道。

「壞人總是以悲劇收場,是個無法得到幸福的角色。」

「但你不是壞人吧?」八乙女樂的視線轉到二階堂大和因飲酒產生紅暈的臉頰,「喝太多了。」

「有什麼關係!明天是休息日,哥哥我只是想好好地休息下。」

這副模樣肯定是快喝醉了。清醒的一方心想。

事情演變到這種時候,如果不趕緊將準備發一長串牢騷的人手中的酒罐連帶冰箱內的庫存一同沒收,等會真是無法阻止二階堂大和的連環牢騷機關槍,要不八乙女樂被煩到徹夜無法入睡,要不他突然喪失耐心一擊打昏眼前的酒鬼,無論哪一方都不是他希望的結果。

八乙女樂趁對方還盯著電視機,靜靜地將桌上被對方喝得剩下半罐和早已空了的罐子收拾到洗碗槽,拿抹布回到原位把桌子上殘留的水漬擦拭乾淨後,伸手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閉。

不知道是太過安靜還是酒精的禍,電視螢幕全黑的瞬間二階堂大和震了下,隨後回過頭看向手中持有遙控器的人。

「這個時間你也該回去了,還是說今晚要留下?」

「留下……不想走路了。」

「也太沒戒心了吧,都不怕我對你做什麼?」

八乙女樂這句話倒是讓原本還昏沉沉的二階堂大和睜大了雙眼。

「哼——在只有兩人的屋子裡,八乙女先生能些做什麼呢?」他勾起嘴角,半眯的雙眸如同月亮般。即使是酒醉也不忘調侃下對方。

「跟你開玩笑的別認真啊……」

原本只是想虧對方反而被將一軍,八乙女樂無奈地乾笑兩聲,伸手拉他一把。

在拉扯的過程中一方的重心不穩連帶另一方的跌倒,這不是愛情劇裡最常出現的套路嗎?總之事情已成定局,就當做是神的惡作劇吧。

好臭。

因為親密接觸,二階堂大和渾身的酒氣直撲八乙女樂弄得他好看的臉龐皺起眉頭。但或許是酒精本身的成癮性,夾雜著二階堂大和身上獨有的香氣,使他漸漸地不排斥這份氣味,反倒是有點喜歡上這樣的氣氛。

「……不要聞,變態。」

二階堂大和並沒有消失在那道潛藏於他身上十年的傷疤中,當年受傷的小男孩現在已經成長為一名出色的大人,並且確確實實地在八乙女樂的懷中。一想到這,八乙女樂更是用力的抱緊懷中人。

「二階堂,你從來都不是個壞人。」

「突然間說什麼啊?」

「或許你無法喜歡上自己,那也沒關係,但是你要隨時記得身旁那些愛你的人。」

「……」

有時候八乙女樂會希望自己如果能待在過去差點偏離正軌的二階堂大和身邊該有多好。但他自己也明白,正因為經歷過許多曲折才造就現在的二階堂,他愛的就是這樣的二階堂。

「我愛你,二階堂大和。」

「……嗯。」懷中人羞澀的神情全映照在他的銀瞳中。緩緩的、平靜的時光就是他的幸福。

「我也愛你。」


2018.08.02

/

結果我的兩年多哀娜娜人生第一篇產出來的CP是82( ・ิω・ิ)
我好愛太太們的八二糧!!!!太好吃了一吃幹掉原本第一名的97(呃

评论
热度(21)

© 柊夢 | Powered by LOFTER